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不改初衷但对眼下前景颇感悲观

2018-11-06 13:42:17
不改初衷但对眼下前景颇感悲观 雅克·德洛尔 或许全世界不少人在问同样问题:欧元怎样了?欧洲经济一体化还有戏么?恐怕没有谁比欧元当初的设计师们更适合回答这些问题。

欧盟委员会前主席雅克·德洛尔是欧元初的设计者之一,也被视为欧元奠基人。

他说,欧元区国家眼下面临的主权债务危机几乎从欧元问世起便已种下祸根,现今一代欧洲领导人应对欧元区固有制度缺点的措施来得太晚、太少。

缺少统一机构“监督” “我早就说过这些问题,没人听我的,”德洛尔在2日刊登的一篇媒体专访中说。

德洛尔1985年至1995年任欧盟委员会前身欧洲共同体委员会主席,力促欧洲一体化进程。

不少人认为德洛尔在任期间的欧盟委员会功绩卓著且为今后继任者立下标杆,他的功绩之一即是为欧元1999年终究问世奠定了基础。

德洛尔说,欧元的问题不在于初构想,而在于后人的实践。

他认为,欧洲政治领导人在欧元问世后的初几年内,疏忽制度缺陷和各成员国之间经济发展的不平衡。

德洛尔说,1997年触及创建欧元的各种规划汇总时,他和不少经济学者便对欧元制度缺陷作出警告。

按照他的想法,引入统一货币需要设立“建立于各成员国合作基础之上的”统一经济政策,涉及税收、就业甚至社会政策多个方面。

“这不仅仅是货币问题,”他说。

德洛尔认为,欧元创建后缺乏统一机构对各国的“监督”,欧盟部长理事会应该负责保证各成员国遵循同一经济发展标准,但这一点没有做到。

德洛尔这一观点或助力德国和法国现任领导人推动欧盟改革新计划。

德总理安格拉·默克尔2日呼吁修改欧洲联盟条约,组建“财政联盟”,推行更严格财政纪律。

必须灭火建立新体系 欧元能够在这场危机中幸存下来么?德洛尔不改自己力推欧洲统一货币的初衷,但对欧元前景没有盲目乐观,乃至对眼下的情况颇感悲观。

“让·莫内曾说,当欧洲遇到危机时,总是会摆脱危机并变得更强。

但包括我在内的不少人认为,莫内太乐观了,”德洛尔说,“人们必须时刻警惕,确保以更强者的姿态度过危机。

” “我崇尚一句名言:做理智的悲观主义者,意志的乐观主义者,”他说。

德洛尔现年86岁。

但在英国《每日电讯报》记者詹姆斯·柯卡普看来,他仍然精气神不减。

按照德洛尔的说法,欧债危机的解决需要两个前提:“一是消防员必须灭火”,“二是必须建立新体系”。

“只要两者中缺一,市场就不会有信心,”他说。

现在的欧债危机是否缘于西方社会做事方式呢?德洛尔回答:“是的,就是这样。

”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